您好, 欢迎访问【钱柜亚洲真钱老虎机】网站
美文杂志_古风网名赏析
主页 > 情感日记 >We are back 雨伞再现 一场没有大台的反送中攻防战 >

We are back 雨伞再现 一场没有大台的反送中攻防战

2020-04-23
浏览次数 703次

原定《逃犯条例》修订草案上立法会大会恢复二读前夕,金钟一夜无眠。一场大规模的抗争,蠢蠢欲动,等待着天明。

周三早上8时许,集结于立法会外的多名市民相继冲出夏悫道,以铁马砌成路障,佔据夏悫道东西行车线,人海随之迅速填满马路,还有添美道、龙和道、海富桥、中信桥,都是反送中人群。

警员多次尝试阻止市民推进,出动「停止冲击 否则使用武力」红旗、胡椒喷雾、催泪弹、布袋弹、橡胶弹。示威者戴上口罩,由后排向前排、由桥上向桥下传递雨伞抵挡,人海中开出一把把伞。

海富天桥吊着「主流民意 林郑下台」直幅。香港人没有忘记的2014年的「一起举伞」场面,瞬间重现眼前。

佔领区彷彿自生而成。来者自觉带备各类物资,然后有人在各处组织物资站,而各个物资站与防线互相协调,传递物资。「胶带呀,传去前面。」佔领区内的人群自动充当人肉输送链。不消两小时、早上10时前,佔领区已经成形,急救站、物资站遍布多个角落,雨伞、眼罩、口罩、保鲜纸、胶带、食水、乾粮、生理盐水等,应有尽有。

到下午,政总连侬墙再现。据楼梯旁的急救站人员指,下午一时许,一名中年男子带了黑色胶纸及memo纸到场,用黑色胶纸贴出「连侬墙」三字,附近人群迅速加入,在memo纸上写字:「We’ll be back」、「...and we are back」、「自己香港自己救」、「反送中」、「I LOVE HONG KONG」、「守护香港」……一人一句,重新砌出一道彩虹墙。

与2014年佔中不同的是,周三的金钟佔领区再无大台,市民自动自觉準备物资、走位,并互相补位。夏悫道有一名戴口罩的少女嗌咪:「行入去啦」、「唔好留喺夏悫道,呢度够人喇」、「战场喺入面」。沿添美道内进,大部分市民都戴着口罩,保持高度警觉。

两名戴上口罩、不欲透露身份的急救站人员,向记者表示,6.12只是「第一日」(指立法会审议《逃犯条例》修订及街头抗争的首天),到中午时份,物资已相当充足,而他们预计有机会被警方清走,呼吁民众不必一下子带大量物资前来支援。面对清场,他们已有打算:「人身安全係首位,物资就带得几多带几多。」好些物资站人员、示威者不愿受访,「我哋冇组织㗎,唔好意思呀。」

他们,不是经常上镜的社运青年、政党成员。身穿黑白衣服的他们,口罩背后是一张张不为人熟悉的年轻面孔,也就一代的香港青年。

夏悫村的帐篷未及筑起,下午3时许,警方已开始在立法会煲底及添美道中信大厦一带投下多枚催泪弹,并施放胡椒喷雾,示威者纷纷张开雨伞遮挡。戴防毒面罩、配备圆盾及警棍的速龙小队在夏慤道及龙和道展开清场,期间多次施放催泪弹,更向示威者发射布袋弹及橡胶子弹。遇袭的人群如潮水,退下,重整,再迎上去。一次又一次,没有社运领袖发指示,示威者互相提醒:「戴口罩、戴眼罩」、「唔好背对敌人呀」、「大家过返去啦」还有互相照顾:「有无遮」、「有冇人有哮喘药呀?」、「呢度有」「去嗰边、 去嗰边」。吸入催泪弹的市民除下口罩、眼罩后,旁边的人会为他们的眼鼻沖水或喷生理盐水。

龙和道的示威者退至添华道交界,一度与速龙小队对峙。一轮指骂与沉默后,示威人群最前方的一名青年愤然高喊:「我19岁,过几个月要去外国读书㗎喇。」旁边另一男生接着喊:「我17。」在场人群听罢,未刻伤春悲秋,那边夏悫道便传来一阵骚动,人群开始向中环方向走避,龙和道的示威者退至夏悫道,随即在夏悫道与添华道交界布置铁马阵,示威者分布在夏悫道地面及行车天桥。

有不同配备的警员陆续在夏悫道与添华道交界的铁马阵后集结,多次向地面及天桥的人群投放催泪弹,甚至开枪,好几次未有举「警告 催泪烟」黑旗、毫无预警,便向示威者进攻。示威者愈发冷静面对催泪弹,好几次催泪弹落地,示威者不再走避,而是用头盔等物件将催泪弹盖住,甚至有办法将催泪弹反掷向警方。枪林弹雨期间,有一人突然倒卧于夏悫道路面,疑似中枪,多名警员随即走出来,将伤者拖入警察堆中,等侯救护车。夏悫道近金钟分向被清场后,往中环方向部分两面受敌,亦逐步被清场。

人群晚上退至中环一带,在美国银行中心对出的马路与警方对峙。警方多次举黑旗及施放催泪弹,惟人群完全无退意,甚至迎着催泪烟向前,一路高呼「撤回」。

夜未央,中环现场人头仍涌涌,警民攻防战未止......